C

工程案例 ases

主页 > 工程案例 > 办公场所 >

亚投行筹建迈入新阶段 五大悬念待揭晓

  6月29日,中国国家主席习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了出席《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签署仪式的各国代表团团长。中新社发 廖攀 摄

  视频: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回应亚投行热点问题来源:中央电视台

  6月29日,亚投行筹建迎来又一里程碑。当天上午,《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在北京正式签署,标志着亚投行筹建工作进入《协定》批准生效和全面做好运营准备的新阶段。

  值得注意的是,协定签署并不代表着亚投行马上就能宣告正式成立。此次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中,正式签署协定的是已通过国内审批程序的50个国家。其余7个未签署协定的意向创始成员国可在年底前签署。

  那么亚投行到底何时正式成立呢?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昨日透露,各国签署《协定》后,还需经本国立法机构批准。年底之前,经合法数量的国家批准后,《协定》即告生效,亚投行正式成立。

  这也意味着,亚投行有望在2015年正式亮相世界。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对中新网记者表示,随着亚投行的成立,这个法定股本为1000亿美元的新的多边开发机构,将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带来巨大红利。

  在亚投行成立后,谁来出任首任行长,广受关注。根据协定,行长最终人选由最高权力机构理事会投票选举产生,行长应是域内成员国的国民,任期5年,可连选连任一次。这意味着非亚洲国家将无缘行长职位。

  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昨日表示,亚投行将按照“公开、透明、择优”的程序遴选行长,并由理事会任命。当行长遴选工作启动后,中方将推荐“强有力的候选人”竞选首任行长。

  据悉,亚投行股东前三位依次是中国、印度、俄罗斯。中国投票权占总投票权的26.06%。 在白明看来,首任行长最有可能从中国、印度之间产生,“中国的可能性大一些。毕竟是中国倡导成立亚投行,我个人希望第一任行长是中国人,这对于协调各方也更方便高效。”

  对于首任行长人选,外界预测呼声最高的是目前担任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的金立群。公开简历显示,金立群曾任中国财政部副部长、世界银行中国副执行董事、中国投资公司监事长等职,也曾经是首位以副部级高官身份出任亚洲开发银行高管的中国人。

  目前,亚投行已确定总部落户北京。根据协定,亚投行可以在其他地方设立机构或办公室。

  未来随着业务的发展,亚投行可能会在哪里设立机构或办公室?对此,楼继伟此前曾表示,各方将根据未来亚投行业务开展情况协商确定。

  在专家看来,未来亚投行设立“分行”是大势所趋。白明指出,亚投行主要面向亚洲,在亚洲地区最有可能设立“分行”的是印度,因为印度是“金砖国家”,同“一带一路”战略关系密切,且自身基础设施建设相对落后,需求较大。

  “英国伦敦、德国法兰克福、卢森堡也有可能设立‘分行’。”白明表示,这三地金融业发达,都希望成为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因此应该会积极申请设立亚投行“分行”,从而为自己在竞争中增加重要砝码。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刘向东对媒体表示,未来,随着亚投行业务的拓展,在北京之外的地区设立“分行”也利于项目开展和业务管理。此外,设立“分行”也有平衡区域的考量,比如欧洲本身经济就相对发达,一些欧洲国家既是创始成员国,也为亚投行注入了大量资金,因此,在欧洲设立亚投行“分行”无可厚非。

  目前,亚投行已经基本确定了“首发阵容”,但亚投行的大门依然保持“敞开”。

  根据协定,亚投行对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成员开放。符合成员资格的国家或地区,经理事会“特别多数”(即理事人数在理事总人数占比过半,且所代表投票权不低于成员总投票权一半)投票同意后,可成为亚投行成员。

  作为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主导者,美国和日本并未第一时间申请加入亚投行,甚至还不时“泼一些冷水”。而针对美日今后加盟亚投行的可能性,史耀斌表示,只要是世行、亚行的成员,“经审批后都有可能成为亚投行成员”。

  “不排除美日未来加入的可能,但近期加入的可能性不大。”白明认为,基于利益的考量,美国和日本不希望亚投行稀释它们在亚洲地区的经济影响,也不希望自己的主导权被削弱,因此,美日对中国倡导的亚投行的冷淡态度短期难以改变。

  “中国愿同各成员国一道,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打造成专业、高效、廉洁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共同为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繁荣作出贡献。”中国国家主席习29日会见出席《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签署仪式的各国代表团团长时表示。

  针对怎样保证专业高效、透明廉洁这一问题,楼继伟近日撰文表示,亚投行是中方倡建的首个多边开发银行,将充分借鉴现有多边开发银行的经验和做法,在治理结构、业务政策、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坚持国际性、规范性和高标准,确保亚投行专业运营、高效运作、透明廉洁。

  楼继伟提出,亚投行将避免其他多边开发银行曾走过的弯路,寻求更好的标准和做法,以降低成本和提高运营效率。亚投行对腐败、欺诈等行为持“零容忍”的态度,并将执行严格的诚信与反腐败政策及规定。

  记者注意到,根据协定,亚投行要坚持“公开、透明、择优”的程序选拔人才;应制定信息披露政策,以提高业务透明度;每季度要向其成员发送银行财务状况总表和损益表,说明其业务经营状况。

  “必须要严格按照章程办事,在亚投行建立初期就打好基础,这样才能事半功倍。”白明表示,长远来看,要真正把亚投行建成高标准的国际金融机构,还需付出更多的努力。(完)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