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工程案例 ases

主页 > 工程案例 > 酒店会所 >

《姐妹俱乐部》:笑果文化的迂回与野心

  盛产“独立女性”的笑果文化,最近与爱奇艺合作,又推出了一档聚焦女性话题的综艺:《姐妹俱乐部》。出人意料的是,在越来越多的“她综艺”将输出犀利观点与高频金句作为首要吸睛手段的当下,笑果却通过《姐妹俱乐部》展开了一次反向尝试。

  在这档节目中,张天爱、杨子姗、THE9-谢可寅做“俱乐部老板”,李诞、庞博做“临时工”,配合飞行嘉宾,用十分轻松的“情景剧+真人秀”的形式,去呈现和拆解女性日常生活中的小问题。但这些“轻松”和“小”并不是笑果在女性话题上的退缩,反而是喜剧创作上的大胆创新与前进。

  这档节目并非笑果的传统优势项目脱口秀,采用一种“情景喜剧+真人秀”的创新综艺情景秀,每期节目的流程如下:首先是张天爱、杨子姗、THE9-谢可寅在录制现场完成情景喜剧的拍摄,然后嘉宾与现场观众共同完成实验互动,最后以一场复盘会收尾,从这些环节的设计中,能够明确捕捉到创作者的野心。

  情景喜剧部分,张天爱饰演的冯瑶瑶是一个渴望浪漫的白领精英,杨子姗饰演的程岚是一个理智冷静的骨科医生,THE9-谢可寅饰演的陈幸童是一个自由开朗的时尚博主,三人作为室友一同生活,每一期的故事都会聚焦一个女性日常生活中的问题或困境,十期节目的十个故事共同组成一部完整的情景剧。但区别于电视剧,《姐妹俱乐部》的拍摄过程是完全暴露在现场观众视线之下的,表演者既需要如话剧表演般一次性完成演出并接受观众的实时反馈,又要经受住电视镜头的精准捕捉与二次呈现,这在拍摄和表演上的难度可想而知。

  如果说这一部分是喜剧对生活的拆解,那么后续的观众互动与复盘会,则是现实对喜剧的反向拆解。尽管李诞在节目中一再强调,“我们绝对不承诺解决问题,只是让大家用轻松的心态来面对这些问题”,但节目组并非如此所说的止步于呈现问题。现场观众的互动将喜剧中的夸张情节与现实生活进行连接,提供了话题的延伸角度,复盘会让嘉宾跳出剧中角色对故事进行反思与审视,并提供自己的观点——这些无疑都是在引导观众展开更深入的思考。在幽默之外,帮助人们建立更多维的思路与更包容的心态,才是节目组最终的意图所在。

  《姐妹俱乐部》的女性编剧代表索兰谈到,有调查显示“78%的影片中,女性台词少于男性”,作为女性编剧,她希望给女性角色创造更多发声的机会,也希望证明纯女性题材也可以好笑。这可以说是《姐妹俱乐部》的创作初衷。

  于是我们看到,节目抛弃了情绪挑动这一屡试不爽的出圈工具,转而讲述女性生活中那些容易被忽视的微小困境,在会心一笑之后再给人会心一击。第一期节目的主题是“结婚离婚我说了算”,冯媛媛的烦恼是对求婚仪式感的执念,陈幸童的烦恼则是过度黏人的老公,她们二人的烦恼或许说不上普遍,但是她们在挣扎中最终看清自己的内心并掌握关系主动权的过程,极易使人产生共鸣。而第二期的“少女的烦恼”和“简历式相亲”,同样通过截取夸张的喜剧场景,讲述了几乎每个女性都经历过的年龄焦虑和自我怀疑。

  这在我国当下的文艺创作中是少见的:以女性为主题,但不刻意激化两性矛盾;以搞笑为目标,但不通过恶意贬低某些群体的方式。这需要创作者们对女性怀有绝对的尊重与真诚,并对生活保有独特且深入的观察。

  就已经播出的两期节目来看,《姐妹俱乐部》做到了他们所宣称的“边看边探讨边进步”,并且这种进步发生在多个维度之上。对观众而言,节目在向女性观众提供面对困境的力量的同时,也为男性观众提供了温和观察女性的视角;对笑果本身而言,这也是他们在脱口秀以外,在长视频内容领域的一次成功突破;对行业而言,这档节目创造了更丰富的喜剧模式,也开辟了全新的女性综艺方向。

  《姐妹俱乐部》所传递出的真诚与坚定,也许正是成功的关键,不管对女性还是对创作而言。